方星海最新演讲全文:谈房价、股市

  2019-01-25 本文章377阅读

“2019年冬季达沃斯”于1月22日-25日在瑞士达沃斯举行,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出席“反思全球金融风险”专场并发言,方星海表示,今年中国GDP增速预计在6%左右,和2018年6.6%相比有一定下降。中国经济放缓是必要的调整,财政政策仍有空间。

方星海在回答关于取消新股首日涨停限制时表示,正在研究相关政策。其还表示,股指期货进一步放开政策将尽快推出。他认为,科创板出台越早越好

方星海在发言中提到,今年由于中美经贸问题、房地产市场增速放缓等因素,中国经济增速会有一点下行。但是在中国,经济增速放缓并不意味着经济就会崩溃。

方星海表示,“中国政府已经出台了各种有力的政策,其中包括有力的货币政策。如果未来中国经济持续面临挑战的话,在财政政策方面,我们还会有很多的空间去完善

方星海在发言中也提到了当前中国经济遇到的一些问题,比如出口,比如基建投资受制约等等。值得一提的是,方星海还特别提到了高房价对于消费的挤压效应。

方星海表示,“在消费领域,去年中国的消费数据表现很好,但房地产市场却不尽如人意,因为我们的房价太高了,导致大量的家庭开销被压缩,消费也因此被拉低,所以我们在房价上还有很多工作要做

在对话现场,方星海还提到,“中国始终是一个储蓄盈余的国家,所以我们会向境外进行投资。美国的债券市场是一个不错的投资目的地,因此我不认为中国会大幅削减对美国债券市场的投资。”

对于中国如何管控金融风险的问题,方星海表示,“在过去的四十年里,中国一直都没有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,这在发展中国家里是非常少见的。”

那为什么中国能避免发生金融危机呢?

方星海认为,主要是因为中国在金融风险管控方面有一套自上而下的方法。中央政府始终跟金融部门保持联系,及时从这些部门当中获取信息,一旦系统中出现任何风险,中央政府就会介入并采取措施调降风险。

“当然我们也会遗漏一些细节,但是我们的金融系统能够以非常迅速的方式对风险预警做出反应,会迅速控制住风险,所以危机不会向全系统扩散,并且不会产生恐慌。”方星海表示,“随着经济增长,风险是逐渐被稀释的,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能在经济和金融系统快速发展的同时,没有引发重大的金融危机的原因,我觉得这是全世界需要借鉴的。”

以下为方星海演讲全文:

来源:凤凰网

—中国的经济增速有所放缓,但还不至于是灾难

方星海:可以肯定的是今年由于中美经贸问题、房地产市场增速放缓等因素,中国经济增速会有一点下行,但是在中国,经济增速放缓并不意味着经济就会崩溃,所以去年我们的GDO增长保持在6.6%,今年的话GDP增长预计也会在6%左右;而6%的经济增速其实没有很慢。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制定和出台都很依赖这些经济数据,从这一点上看,政府已经出台了各种有力的政策,其中包括有力的货币政策等。如果未来中国经济持续面临挑战的话,在财政政策方面,我们还会有很多的空间去完善。

很多人都担心中国的整体债务水平,对企业部门来说,现在的债务水平确实会有一点高,政府部门也在加杠杆。我们现在看到,中国国内一些地方政府发行了专项债券,中央政府还没开始这么做,但是中央政府有很强的借债能力。所以,中国的经济增速有所放缓,但还不至于是灾难。

—哪些领域导致了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?

主持人:您认为是哪些领域导致了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?您在去年也说过,这个GDP数据是过去三十年以来最低的。此前也有机构观点预测说中国的经济增速会保持在6%,所以您能跟我们谈谈,您认为是哪些产业导致了经济放缓呢?

方星海:首先出口就是其中一个领域。去年12月公布的出口数据不是很乐观,这可能是受中美经贸问题的影响,也有可能是受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影响。

在消费领域,去年中国的消费数据表现很好,但房地产市场却不尽如人意,因为我们的房价太高了,导致大量的家庭开销被压缩,消费也因此被拉低,因此我们亟需解决房地产市场的问题。

另外就是基建问题,中国有很多基建项目都是由当地政府负责的。去年,中国对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进行了严格控制,这导致了基础设施项目开支的减少。

但是中国的宏观政策反应很快,会根据这些数据进行相应的完善,中国应对经济增长放缓的能力仍然很强,所以我们不应该对这个问题反应过激。

—中国的金融开放

方星海:当前中国经济将发展重心放在宏观需求管理上,但同时供给侧改革仍在不断推进。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以提高国际竞争力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在制造业领域,近期,著名的高端制造业巨头巴斯夫公司(BASF)被允许在中国建造大量的石油化工厂,而过去巴斯夫与中国的合资经营比例是50:50。

如今中国大幅度下调了进口关税,所以未来消费市场的国际竞争力就会大大提高。供给侧改革的进一步推进非常重要,我想对在座的观众说,中国对经济发展的愿景就是进一步开放,扩大竞争力,对中国的企业来说这不仅是一个巨大的机会,对全球企业来说亦是如此。

—债务前景

主持人:您如何看待当前的债务前景?尤其目前中国是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国,您认为中美贸易摩擦、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等因素会影响未来的资本流动吗?

方星海:中国始终是一个储蓄盈余的国家,所以我们会向境外进行投资。美国的债券市场是一个不错的投资目的地,因此我不认为中国会大幅削减对美国债券市场的投资。

另外,在资本流动方面,中国市场的大门已经打开,我们也希望更多不同行业的公司进入中国,增加资本的流入,我们希望能够双向增加。

刚才达里欧(桥水基金掌门人:瑞安•达里欧)提到了文化冲击的问题,其实中国在经济管理上有很多种不同的方法,我认为我们之间应该互相学习。

关于中国如何管控金融风险的问题,在这里我想跟大家举个例子,在过去的四十年里,中国一直都没有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,这在发展中国家里是非常少见的。我也曾经在世行工作过,见过很多在发展中国家爆发的金融危机,那么为什么中国能避免发生金融危机呢?

因为我们在金融风险管控方面有一套自上而下的方法,中央政府始终跟金融部门保持联系,及时从这些部门当中获取信息,一旦系统中出现任何风险,中央政府就会介入并采取措施调降风险,当然我们也会遗漏一些细节,但是我们的金融系统能够以非常迅速的方式对风险预警做出反应,会迅速控制住风险,所以危机不会向全系统扩散,并且不会产生恐慌。

随着经济增长,风险是逐渐被稀释的,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能在经济和金融系统快速发展的同时,没有引发重大的金融危机的原因,我觉得这是全世界需要借鉴的。

金融开放对中国是有好处的,刚才我们提到MSCI新兴市场指数纳入A股,A股国际化提高了股市的质量;我在这里举个例子,为了回应国际投资者的需求,上交所调整了收盘交易机制,实施3分钟收盘集合竞价。这个例子证明了开放有利于中国,我们也会继续进行开放。

关注
一键咨询